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你的位置:主页 > 香港赛马会 >

李振华教授辨治咳嗽经验

发布时间: 2019-09-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李振华教授辨治咳嗽经验_中医中药_医药卫生_专业资料。咳嗽常见,易诊难治 名医经验,“一招”取胜。

  · 中医中药 · 2009 年 1 月第 47 卷第 3 期 李振华教授辨治咳嗽经验 杨晓庆 黄 清 指导老师: 李振华 郭淑云 (河南中医学院, 郑州 450008 ) [ 摘要 ] 介绍名老中医李振华辨治咳嗽的经验。辨病因, 专方治肺; 辨脏腑, 标本兼治; 久咳宜补, 稍用收敛; 并提出宣降并用, 调畅肺气, 以及从脾、 肝、 肾等脏腑治疗咳嗽的具体方法, 疗效显著。 [ 关键词 ] 咳嗽;辨证治疗经验;李振华 [ 中图分类号 ] R256.11 [ 文献标识码 ] A [ 文章编号 ] 1673-9701 (2009 ) 03-90-02 名老中医李振华教授从医 60 载,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擅长治疗内科疑难杂症, 对咳嗽的治疗, 辨证精准, 独具特色。笔 者有幸随诊学习, 受益匪浅, 现将李振华教授治疗咳嗽的经验介 绍如下。 皆令人咳, 非独肺也。” 说明其他脏腑功能失调亦可导致咳嗽发 多虚实夹杂, 无论是先病在肺而影响他 生。李老认为内伤咳嗽, 脏, 或是由他脏先病而损及于肺, 除治肺外, 还应重视其他脏腑 的调理, 才可达到标本兼治。而在临床实践中, 李老尤注重从肝 脾肾三脏治疗咳嗽。 2.1 补中健脾, 以绝生痰之源 脾为肺之母, 若外邪伤肺, 久病失治, 则子病及母, 累及于 脾, 而致肺脾俱虚, 临床症见咳嗽久不愈, 痰量反增, 色白而粘, 脘腹胀满, 食欲不振, 大便稀溏, 体倦乏力, 面色无华, 舌体胖, 苔 白腻或白滑。虽因肺气耗伤, 然虚者补其母, 治疗当健脾益气, 培 土以生金, 兼用化痰祛湿。李老治疗此证, 善用香砂六君子汤加 减。药物组成: 党参 15g, 白术 10g, 茯苓 15g, 橘红 10g, 半夏 10g, 生苡仁 20g, 香附 10g, 砂 仁 8g, 焦 三 仙 各 12g, 川 朴 10g, 干姜 10g, 炙甘草 3g。其中四君子汤为补脾胃气虚之要方, 其中党参补 气且不伤肺阴; 白术健脾燥湿, 扶助运化; 茯苓甘淡渗湿。配焦三 仙健脾和胃, 干姜温中健脾, 甘草调和诸药, 此九味药健脾益气 以治本。橘红化痰利气, 半夏燥湿祛痰; 砂仁 、 香附、 川朴行气以 助运化; 此五味药理气祛痰以治标。而对于饮食伤脾, 脾虚失于 健运, 不能运化水湿, 痰饮内生, 上干于肺, 所致之咳嗽, 症见痰 易咳, 胸脘满闷, 纳差呕恶, 倦怠乏力, 大便不实者, 病程 多色白、 由脾及肺, 因虚致实, 亦可用上法治疗, 然因痰湿蕴肺之实症较 重, 急则治其标, 当侧重祛湿化痰, 兼顾本虚。李老常用二陈平胃 散加紫菀、 炙冬花等清肺化痰之品, 先化痰邪, 待咳痰减少, 再逐 渐增加健脾力度[2]。 2.2 疏肝泻肝, 治气以治咳 “ 善治痰者, 不治痰而治气 ” , 肺脏宣发肃降, 主一身之气的 功能, 有赖于肝正常条达之性的辅助。若肝失条达, 气机郁滞不 畅, 则肺气失于宣肃而为咳, 久则津液不布, 聚而为痰。主症见咳 嗽随情绪波动发作, 胸胁满闷, 善太息, 脉弦等 。治宜疏肝解郁, 调畅肝气。李老认为随着人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情志不舒常 枳壳、 郁金、 有, 易致肝气郁滞, 可在治肺的同时, 酌情选用柴胡 、 厚朴 、 苏子 、 前胡 、 橘红等疏肝行气药, 但不可太过, 以免耗气伤 阴。或有肝气郁结甚者, 郁久化火, 上逆犯肺, 灼伤肺金, 即 “木火 刑金” , 灼津为痰, 致肺失肃降而发为咳嗽 。症见急躁易怒, 痰少 质粘, 较气郁证咳逆上气重, 咳时面红 、 引痛胸胁, 口干苦, 舌质 红, 苔薄黄, 脉弦数。治疗应在清肺的基础上酌加夏枯草 、 瓜蒌、 (下转第 102 页 ) 1 辨病因 , 专方治肺 《医学心悟》 云: “肺体属虚, 譬若钟然, 钟非叩不鸣 。风寒暑 之火自内 饮食炙 湿燥火六淫之邪, 自外击之则鸣。劳欲情志, 攻之则亦鸣。” 李老认为, 咳嗽无论外感、 内伤都离不开肺病, 总 归于邪客于肺所致, 故治疗咳嗽, 主要在于治肺, 当首辨病因为 何邪, 方能有的放矢[1]。 1.1 辨寒热湿燥, 方随证立 李老认为对于外感及内伤咳嗽,辨证时应注重对咯痰的鉴 别。一般来讲, 痰色黄属热, 痰色白属寒; 痰量多为湿, 大口黄痰 为湿热; 稀痰多为肺脾气虚; 痰量少或而粘不易咳者, 为阴虚或 肺燥 。 此外治疗时还应因时而异, 春季多风, 常见风寒 、 风热咳 嗽, 当加防风 、 荆芥 、 前胡等疏风之品; 夏令暑湿, 咳嗽多缠绵难 愈, 化湿当不离藿香 、 厚朴 、 茯苓等祛湿药; 秋燥易伤肺阴, 而致 燥咳, 温燥宜桑杏汤, 凉燥宜杏苏散; 北方冬季寒冷, 治常宣肺散 华盖散等。李老治疗风寒咳嗽、 咳痰稀白、 畏寒 寒, 宜用三拗汤、 怕冷者, 喜用三拗汤合苓甘五味姜辛汤加减 。前方宣肺气, 散风 寒; 后方温肺饮, 化寒痰; 两方合用, 则温散并行, 表里同治, 咳、 痰皆愈。 治疗风热咳嗽常用止嗽散合桑菊饮加减。 而治疗伏痰郁 而化热 、 痰热壅肺证, 李老常选用苇茎汤清肺化痰, 若热毒炽盛 则加石膏、 金银花、 连翘、 黄芩, 若痰热壅盛则加鱼腥草 、 桔梗、 贝 母, 若肺热灼伤血络则加白茅根、 白芨、 黑地榆 。 [1] 1.2 宣降并用, 调畅肺气 肺主气司呼吸, 其气以降为顺, 肺失宣发或肺失肃降, 皆可 导致肺气上逆而致咳嗽。宣肺既可疏散表邪, 又利于调畅肺气; 降肺既利于止咳又助化痰; 一宣一降, 宣降并用, 帮助肺脏恢复 李老推崇麻杏 其正常生理功能, 则咳嗽自愈。具体应用此法时, 这一药对, 炙麻黄宣肺解表, 杏仁降利肺气, 共用以复肺气之宣 降。除此之外, “ 宣肺 ” 还常用前胡 、 桔梗 、 桑叶 、 紫菀 、 款冬花等 药, “降肺” 常用枳壳、 旋覆花、 苏子、 白芥子等药。 2 辨脏腑 , 标本兼治 咳嗽虽为肺系疾病, 然正如 《素问 · 咳论篇》 所云: “五脏六腑 90 中国现代医生 CHINA MODERN DOCTOR · 药物与临床 · 治疗前后均做血尿常规、 肝肾功能和心电图检查[3]。用药后出现 上述结果异常者, 应密切观察, 直至恢复正常, 并确定其与药物 之间的相关性。判断标准: 对不良反应与所用药物间的关系按肯 很可能有关、 可能有关、 可能无关、 肯定无关的标准进行 定有关、 3例 (3.1% ) 出现药物副反应, 表现为头晕 、 头痛、 恶 评价。结果: 心、 疲劳及皮疹, 停药后症状消失。 7] 种具有良好应用前景的临床用药[6, 。 2009 年 1 月第 47 卷第 3 期 布迅速, 组织穿透力强, 无蓄积作用, 且不良反应发生率低, 是一 我们应用甲磺酸帕珠沙星注射剂治疗下呼吸道感染, 疗效确 安全性好, 不良反应发生率低, 且较轻微, 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切、 本组病例虽未作对照研究,但显示甲磺酸帕珠沙星在治疗 化脓性鼻窦炎方面具有强大的优势, 总有效率达 87.1%; 为化脓 性鼻窦炎的治疗开辟了又一条新途径。 3 讨论 鼻窦炎是一种常见疾病,急性期治疗不当会发展为慢性鼻 [ 参考文献 ] [1] 李芹, 闫志国, 王睿. 注射用甲磺酸帕珠沙星的药理作用与临床应 用[J]. 世界临床药物, 2005, 26 (1 ) : 36. [2] 李玉光, 张爱兰, 仵荣会, 等. 莫西沙星治疗下呼吸道感染的临床研 究[J].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07, 17 (11 ) : 1430-1432. [3] Kawamura Y, Kitou N, Nagai A, et al. Three months intravenous repeated dose toxicity syudy of T - 3762 in rats[J]. Jpn J Antibiot, 1998, 51 (10 ) : 600-623. [4] 张晶, 薛爱芳, 糜志远, 等. 紫外分光光度法测定甲磺酸帕珠沙星原料 药含量[J]. 光谱实验室, 2006, 23 (5 ) : 931. [5] Nagai A, Kaw-amura Y, Kodama T. Thirteen-week intrav novel parentral quinolone antimicrobial agent, in rats, dogs, and monkeys[J]. Jpn J An- tibiot, 1998, 51 (10 ) : 583 - 599. [6] 杨信怡,游雪甫. 注射用帕珠沙星注射液的药理研究和临床应用[J]. · 抗生素分册, 2003, 24 (2 ) : 80-87. 国外医药 [7] 刘瑞丽, 杜习智, 李金伟, 等. 甲磺酸帕珠沙星软膏的制备及质量控 制[J]. 中国医药导报, 2008, 5 (27 ) : 25, 27. (收稿日期: 2008-04-13 ) 流 窦炎, 混合细菌感染是鼻窦炎的首要致病原因, 肺炎链球菌 、 感嗜血杆菌、 金黄色葡萄球菌及厌氧菌最为常见。抗生素一直是 慢性鼻窦炎药物治疗的首选药物,然而耐药菌株如抗青霉素菌 株的产生, 使青霉素和头孢菌素等常用抗生素变得无效, 加之一 些产生 β- 内酰胺酶的流感嗜血杆菌、卡他莫拉克菌属等已逐 渐成为慢性鼻窦炎的常见致病菌,使慢性鼻窦炎的抗菌治疗变 甲磺酸 得更加困难。目前有一些治疗鼻窦炎的新型抗生素问世, 帕珠沙星即是其中的新型药物之一。 甲磺酸帕珠沙星是新型喹诺酮类广谱抗菌药物,它以细菌 的 DNA 为作用靶位, 通过抑制 DNA 拓扑异构酶Ⅱ和Ⅳ, 阻碍细 菌 DNA 超螺旋结构的形成, 从而发挥其杀菌作用, 对革兰阳性 菌、 阴性菌及厌氧菌有很强的抗菌作用, 对多种感染症均有很高 外科手术感染如胆道感染 、 尿路感 的疗效, 尤其对呼吸道感染 、 染和眼内感染疗效更佳[4]。 由于其分子结构中在 C-7 位引入氨基 环丙基, 副作用 (尤其对中枢神经系统毒性) 比同类产品明显 体内分 减低 [5]。注射用帕珠沙星在体内均表现很强的抗菌活性, (上接第 90 页 ) 蝉蜕、 山栀、 丹皮等药, 以清肝泻火。 2.3 补先天, 通肠腑 肾为肺之子, 肺金对肾水有充养作用, 咳嗽时间越长, 津液 受损越严重, 肺阴亏虚, 母病及子, 肾水不充, 水亏则火不归元, 虚火上灼肺金, 则肺阴愈损, 终致肺肾之阴俱亏 。小儿为稚阴稚 阳之体, 年老则阴气自半, 若患久咳更易转为此证 。肾乃后天之 本, 元阴元阳之所今晚开奖现场直播, 故治肺阴之亏, 仅润肺金, 则咳嗽难愈, 当肺 肾同治, 益肾养肺。李老师常选用蒸首乌、 生熟地、 石斛、 麦冬、 山 萸肉等药, 以达母子两富, 若潮热盗汗则加地骨皮清虚热 。另则 肺与大肠相表里, 六腑以通为用, 肠腑壅滞, 气机不畅, 则阻碍肺 问诊时必细问大便情况, 若 气下降, 加重咳嗽。故李老师治咳嗽, 大便干结, 则选用火麻仁 、 草决明 、 瓜蒌仁 、 杏仁中二三样, 润肠 通便以助肺气下降, 气顺则痰易消, 咳易止。 “肺无补法” , 是为告诫后 10g, 生桑白皮 15g, 地骨皮 18g。前人言 学者, 治疗咳嗽不可骤用补法, 以免闭门留寇, 因此补气阴应该 用于久咳确无实邪。若阴虚合并有表邪未解, 或内挟痰热实邪, 则可在散表祛邪的同时, 兼用补气养阴。另则, 久咳肺张叶举, 肺 气浮散无根, 咳不易止, 可稍敛肺气, 李老师常选用五味子 、 炙款 冬花、 百合、 诃子之中一二味以收敛止咳[2]。 4 小结 咳嗽为呼吸系统的常见病症,起病虽多为小邪,然证型多 变, 易虚实兼杂, 累及他脏, 迁延不愈。故外感咳嗽须治疗彻底, 则应注重肺脏易气虚阴 使邪祛痰消, 不留病根。而治内伤咳嗽, 亏的病理特性, 兼顾同病的其他脏腑。李老师辨证准确, 权衡病 程, 切中病机, 疗效显著。 [ 参考文献 ] [1] 李振华, 李郑生. 中国传统脾胃病学[M]. 郑州: 中原农民出版社, 1995: 252-257. [2] 郭淑云, 李郑生. 李振华医案医论集[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8: 87-93. (收稿日期: 2008-10-18 ) 3 久咳宜补 , 稍用收敛 久病多虚, 虚则补之, 况肺为娇脏, 更易耗气伤阴。肺性喜润 恶燥, 是故久咳以肺阴虚损最为常见。临床见于外感咳嗽失治误 治, 郁而化热, 或长时间用抗生素后, 阴虚津亏, 干咳无痰或痰少 难咳, 咽痒声哑, 盗汗颧红, 口干, 便干, 舌红少苔者。李老师常用 经验方生津益肺汤加减治疗此证, 药物组成: 辽沙参 20g, 石斛 15g, 知 母 12g, 川 贝 母 12g, 桔 梗 10g, 前 胡 8g, 黄 芩 10g, 杏仁 102 中国现代医生 CHINA MODERN DOCTOR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happyocr.com All Rights Reserved.